您的位置:首页 >聚焦 > 资讯 >

钟丹珠:震惊欧洲的中医圣手

2022-10-18 18:38:06    来源:财讯网

中医,世界医学宝库里的一个奇迹。诞生于原始社会,发展于春秋战国时期。2018年10月1日,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将中医纳入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医学纲要。

中医承载着中国古代人民同疾病作斗争的经验和理论知识,是在古代朴素的唯物论和自发的辩证法思想指导下,通过长期医疗实践逐步形成并发展成熟的医学理论体系。

中医的发展,离不开中国人民对生命密码的不懈探索,更离不开一代又一代中国医学者的科学研究和实践总结。钟丹珠,就是其中一个杰出代表。

钟丹珠,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医疗养研究委员会第一、二届副会长,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免疫疾病分会副会长,中国中医药信息学会扶阳学派研究分会常务副会长,四川省中医药学会民间特色疗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他从田间地头走向世界舞台,从乡村医生成为中医圣手,整整花了30多年时间。

 祖辈的熏陶,让他对中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73年2月,钟丹珠(曾用名:钟国智)出生于四川隆昌一个普通家庭。

从祖父钟海棠开始,就对中医文化十分着迷。特别是爷爷读过几年私塾,算是乡里的“文化人”,除身怀一身祖传武术、舞龙绝技以外,,就研究民间医方及草药,乡亲们得了一些奇怪的病都来找他。

从小跟着爷爷学武

在钟丹珠八九岁的时候,右腋下突然长了一个“痈”(一种疮毒),当地人叫它“腋痈”。“痈”长得特别快,很快便有拳头那么大,他的手不敢放下,只能平举着才能不痛。

最初家人带他去了离家较近的隆昌二中医务室,开了一些西药口服和黑膏药涂抹,但没有什么效果。爷爷走亲戚回来后看到非常心疼,赶紧去地里找了一种叫“铧头草”的草药10株(他长大后才知道是中药“紫花地丁”),捣碎后敷4个小时,再用南瓜叶3张把20克新鲜的“鱼腥草”包起来在火里烧约三分钟,待它变软熟后贴敷在患处。

睡了一觉后,痈肿居然消失了,脓液都流在了凉席上,肿痛和烧热感也没有了。这个经历让钟丹珠终生难忘。

还有一次,邻居家的小孩来找他玩,被一种不知名的毒虫弄伤了,伤口瞬间肿得很大。爷爷用旱烟杆里的“旱烟油”抹在小孩伤口四周,一个小时后,小孩就不觉得疼了,第二天他又找爷爷要“旱烟油”,抹了几次红肿完全消失,伤口不流淡黄色液体,开始结痂。

钟丹珠10岁左右,邻居一个8岁的小孩发着高烧,满脸通红,现在看来应该是肺炎,用了抗生素烧也不退。他们找到钟丹珠爷爷,爷爷用家传“祝由术”盛了半碗井水,念念有词,再让他们去地里挖一些新鲜的蚯蚓,也就是中药里的“地龙”。爷爷把蚯蚓剖开,用盐水把泥洗掉,再把它捣碎后加一点白砂糖和念完咒语的“圣水”让小孩喝下去,第二天早上小孩的烧就退了。这让钟丹珠对神秘的中医充满了好奇。

看到钟丹珠对中医十分感兴趣,爷爷便经常带他到在田间地头转悠,耐心地给他讲每种草药的名字和功效。

有一次钟丹珠和爷爷一起上山挖草药,看到几十株草药长得很茂盛,有“过路黄”(“仙鹤草”),还有“对对草”。一时兴起,想把草药都挖回去。爷爷却拦住了他,说挖草药一定要留种,不能一次挖完了,把大株的草药挖了要留几株小的,挖完后浇点水,弄点肥土培在四周让它们慢慢地生长,这样就永远都有草药救人。直到今天,钟丹珠还记得爷爷的叮嘱。

爷爷倾囊相授,还把家传草药歌诀110首教给了他:“草木中空能治风,叶上有刺可消肿,对枝对叶可治红……”“红肿疮毒古井水,精神癫狂叶上水,肠胃肝胆山涧水,失眠头痛洞穴水……”家传“祝由术”水法也手把手把他教会,这让钟丹珠对学习中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初试身手,就震惊周兴镇

长期跟着爷爷和父亲给村民看病,钟丹珠慢慢学到了不少治病的方子,但毕竟没亲身实践过,只能是纸上谈兵。

机会很快来了。

钟丹珠的六叔钟兴富修了一座小二楼,买了村里第一个席梦思床垫,但走楼梯无法搬运上楼,只能从二楼阳台把床垫拉上去。在拉床垫的的过程中阳台就垮了,他从阳台上摔了下去,肋骨受伤,疼痛无比,拍了X光片,说是线性骨折加急性挫伤,用了一些止痛药但效果不好。

六婶病急乱投医,找不到更好的医生,就把钟丹珠叫了过去。钟丹珠带了一些爷爷生前配好的跌打损伤药酒,给六叔涂抹患处,再用老陈醋和“透骨草”、“驳骨丹”加白酒煮成浓汁,用毛巾热敷在病人疼痛处。不断地热敷,不断地抹药酒,当天晚上六叔就能睡得着觉了。之后连续两天热敷和抹药酒,六叔的疼痛就基本消失了,第三天就能去上班。

从此,钟丹珠在村里开始有了名气。

钟丹珠有个邻居人称王二爷,不幸得了食道癌,严重时连稀粥和牛奶粉都喝不下去。抱着死马当活马治的态度,来到钟丹珠家问有没有他爷爷留下的能治食道癌的方子。

钟丹珠长期跟着爷爷救治乡亲,知道这个病叫“噎哽”,就找了狗苦胆,再加几味中药磨成粉,敷在天突穴周围,并用壁虎、蜈蚣适量碾成粉末,让王二爷一天吃三次。

王二爷吃了药后病情果然得到缓解,第二天就能喝稀粥了,半月后能喝稠粥,体力和精神也好了起来。但他家亲属忘了钟丹珠的叮嘱“100天只能服流质饮食”,有一次给王二爷吃了饼干,随后“噎哽”又发作,并引发了并发症,不幸去世。

有了一定的经验,钟丹珠便在有中国“夏布之乡”之称的周兴镇开了一个草药诊所。开始时病人寥寥无几,病人大多是年迈的乡下老人,他们在其它地方看不起病,只得来诊所抓草药来吃。钟丹珠体谅他们的不易,所以收费都很便宜。

有一年腊月二十二,正是赶集的日子,镇上人挤人,大家都忙着置办年货。钟丹珠正在忙着抓药,突然一个罗姓老太太过来说,镇上开屠场的曾伙明的妈妈走了。

“她早上七八点中风,被送到镇中心医院抢救,主治医师看到瞳孔放大判断已回天无力,让家人拉回去准备后事。我们都去帮忙,寿衣穿好了,纸钱、鞭炮放了,但她躺在门板上三四个多小时,身体还有点温热。要不然你过去看看吧。”

钟丹珠一听,立刻带上银针赶到罗老太太家。他用手指探了一下她的呼吸,摸了一下“寸口脉”,但几乎摸不到。又摸了她的“人迎脉”,发现有点微微跳动。他立刻把银针拿出来,按照师传“回阳九针”依次扎下穴位,当扎到“涌泉”的时候她突然一动,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居然活过来了。

因为这件事,镇上开始流传他有“起死回生”的本事,病人都到他的诊所看病,没想到却引起了同行的妒恨,他们联名向镇政府和县卫生局举报,说他无证行医,而且都是用田间地头的草草药,应是行骗。

接到举报后,隆昌县卫生局和周兴镇政府迅速派了一个联合调查组到诊所来,检查了所有的处方和草药,还当场叫走了近30个不同年龄的病人去询问调查。结果病人们都反映,钟医生技术好,收费低,草药质量也很好,大部分患者都有明显疗效。

经过好几轮的调查和走访,加上好多患者前去政府请求把钟医生留在本镇。最终,隆昌县卫生局给钟丹珠颁发了有史以来全县第一张草医许可证:“钟国智草医诊所”医疗机构治疗许可证,并颁发了县卫生局监制的准许上岗牌证等,把他正式纳入医生的管理。

关掉旺铺,远赴京城充电

一次,一位西医同行的无心之言,深深刺痛了钟丹珠的心。他说,很多赤脚医生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凭的是经验,能不能治好完全看病人运气。

因为种种原因,钟丹珠小时候的确没进过专业院校学习,他从医的老师就是爷爷、父亲和几位民间郎中,理论的缺乏让他对中医了解不足,更别提弘扬中华博大精深的医学文化。

于是,他一边开诊所,一边参加了县卫校和卫生局中级函授班学习。学习结束后,以优异成绩取得了内江市医疗机构从业人员资格证书,并通过了专业考核,获得了“中医士卫生资格”。

为了了解人体的结构解剖和经络的关系,他白天开诊所,晚上就到县中医院拜外科主任梁尚游为师,系统地学习西医的解剖和外科知识。

1998年6月,他在中医药报上看到一篇关于朱汉章老师“小针刀技术”的文章,在梁尚游主任的支持下,他远赴北京昌平“中国中医研究院”长城医院学习小针刀。

在学习中,他认识了许多和他一样的地方医生和个体乡村医生。虽然他们在临床上都有很多疗效较好的方法,但他们和自己一样,中医理论知识非常匮乏。他更加坚定了要系统学习中医理论的想法。

1999年11月,钟丹珠回到家乡,将正兴旺的诊所交给了徒弟朱符彬,之后来到位于北京东直门的“中国中医研究院”系统学习针灸技术,期间还参加了不少高级进修班。然后又回到研究院培训中心,学习中医基础理论和推拿手法,期间还参加了全国高级中医不孕不育妇科进修班。

经过《现代养生》杂志社记者李春生的介绍,钟丹珠有幸拜识了中医泰斗吕炳奎老先生。在吕老家里,他经常就临床上遇到一些疑难问题向吕老请教。在吕老有病人的时候,也随伺在左右,为吕老抄方。吕老每开一个药方,都会跟他讲这个方子的用药依据,这让钟丹珠在临床技术上提高很快。

在新中医中医药事业奠基人、中医泰斗、首任卫生部中医局长吕炳奎老先生身边工作

2000年9月,钟丹珠又参加了中国中医研究院的研究生课程班,深入学习了《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这类中医典籍,也得到了北京中医专家的指点。

为了将理论应用到实践,钟丹珠还利用学习之余,为一些病人做治疗。为了方便探访病人,他甚至学会了骑自行车。

有年元旦,天下着大雪,他骑车出诊为一名偏瘫卧床的病人做针刺,回去的时候大雪下得更猛了,积雪及膝,他几次摔倒。好不容易回到家后,他一边喝着姜汤,一边写当天的出诊笔记。

2002年,钟丹珠在针灸研究所参加培训的时候,认识了著名针灸学家、原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副院长、原北京针灸骨伤学院副院长王岱教授。王教授为人和蔼,眼界开阔,对他十分喜爱。

王教授了解了他的学习经历,叮嘱他一定不要忘了民间的医疗技术和民间的草药用法。知道钟丹珠对针灸很感兴趣,便给他介绍了很多针灸界的朋友,如张士杰(张太溪)、头针发明人焦顺发、北京体院附院卢鼎厚教授等人,让他们把绝技都传授于他。

与王岱老师(原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研究所副院长、北京针灸骨伤学院副院长、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在学院前合影。

经过严格的考验,王岱教授正式收钟丹珠为入室弟子,教他针灸、“跳突穴”针刺和微针疗法。在王教授的大力推荐下,钟丹珠还学习了中国工程院程莘农院士的“三才针法”,贺普仁教授的“针灸三通法”。不仅如此,王教授还推荐他到望京医院推拿科陈映辉副教授那里临床实习。

为了学会石学敏教授的“醒脑开窍针法”,钟丹珠专门到天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求教,在石学敏教授和武连仲教授的亲自指导下,花了近半年的时间,终于掌握了“醒脑开窍针法”、“调神大法”的技巧。

 走出国门,树立中医圣手形象

在北京期间,钟丹珠一边学习,一边在中国藏药浴大厦、北京藏医院下属的门诊担任主任,前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和他的商务参赞尼古拉耶夫经常来这里泡藏药浴,还常常找钟丹珠给他们做针灸和中药调理。一来二去,钟丹珠就和他们熟悉了。

在外国顾客中,有一个是原俄罗斯国家航空公司驻北京代表马林,他的原籍是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他在阿拉木图市开了一个和北京中医药大学合作的诊所,但派去的医生水平不高,最后因种种原因,诊所停业了。

罗高寿大使与钟丹珠熟悉后,就极力推荐他去哈萨克斯坦,希望他把这个诊所接下来。

抱着发扬中医的目的,钟丹珠辞去了北京的工作,带上医生陶燃和陈钢、黄富栋、吕登亚等徒弟去了阿拉木图。由于医术精湛,非常受欢迎,总统府、国防部、边防总局的官员和银行的行长经常来他们诊所做调理。马林还让他两个吉尔吉斯坦籍的侄子“努发特”和“阿发特”来做钟丹珠的学生,跟他学习针灸和推拿。

在阿拉木图工作了差不多三年时间,钟丹珠又到了阿塞拜疆。

之所以去阿塞拜疆,是因为钟丹珠在北京东直门小街桥开了东方涉外医疗中心,经罗高寿大使的介绍,阿塞拜疆驻华大使亚沙尔·阿利耶夫和他的夫人来医疗中心调养,效果非常显著,他便邀请钟丹珠带团队在阿塞拜疆的首都巴库也开一个东方医疗中心。

于是,钟丹珠带上徒弟们,又去了巴库。这是中国第一个在环里海国家开办的中医中心。该国议长司马义、国家安全部部长和总统办公厅主任等,是中心的常客,钟丹珠和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2008年,钟丹珠从北京回到四川,作为志愿者回家乡参加5.12抗震救灾工作。抗震救灾结束后,钟丹珠又带着徒弟们去了俄罗斯莫斯科的“三叶草医疗中心”。

期间,有一个19岁的女大学生找上门来,她的症状是头痛、身体肥胖、一年半没来月经。经西医的CT检查是脑垂体瘤,有鸡蛋大小。因没有钱做手术,她来“三叶草”找传统中医碰碰运气。

了解到她的特殊情况之后,钟丹珠不仅免费给她开了处方,还送给她两袋四个月药量的家传肿瘤丹,告诉她,等她病好了,挣了钱再来付医疗费。

半年后,这个以前非常肥胖的女孩再次来到“三叶草”,现在已经变得亭亭玉立,十分漂亮,大家几乎没把她认出来。她告诉钟丹珠,经医院复查,脑垂体瘤的痕迹几乎看不到了,但她还是没有赚到钱,想在诊所打工抵药钱。见她非常喜欢中医,钟丹珠就建议她不要耽误学业,先去医科大学读完书,再来找他学中医。

随着钟丹珠的名气越来越大,俄罗斯UGMK集团的副总裁伊戈利慕名而来,邀请他到家里为女儿做脊椎矫正治疗,并为家人治疗。

在这期间,伊戈利先生看到钟丹珠团队医术高明,人品高尚,便几次提出邀请,希望钟丹珠到位于叶卡捷琳堡的欧洲医院任职。

UGMK集团欧洲医院是俄罗斯联邦最顶级的私立医院之一。有着世界最先进的设备,医院硬件和软件完全按照欧盟最高标准执行。

伊戈利回到叶卡捷琳堡集团总部,向总经理安德烈做了详细汇报。安德烈派出欧洲医院的顾问、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卫生部部长米哈伊尔,来到北京东方涉外医疗中心考察。

米哈伊尔部长比较胖,到北京后钟丹珠用中药、针灸和辟谷术来帮助他减肥,仅用了7天时间就减了15斤,并且没有任何疲乏感,原来的头痛、高血压和气喘都得到了非常有效地改善。这个部长很吃惊,因为他也是一个医学博士,立马就和钟丹珠团队签约了。

UGMK集团非常重视钟丹珠团队,专门在医院腾出了正在开诊的一层楼给他们用,还给他们安排了最好的房子,请了最好的翻译,并给中国专家配了专车和保安。

俄罗斯叶卡捷琳堡UGMK欧洲医院丹珠中医团队

到叶卡捷琳堡后,在医院院长、医院顾问和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卫生部部长米哈伊尔博士等人的陪同下,钟丹珠和医院各科室主任等60多名专家进行了一个见面会。

在他介绍了中国中医的治疗方向和方法后,泌尿科专家和妇科专家首先发问:中医靠把脉看相就能看病,这不是和巫术一样吗?你们的草药的化学成分是什么?分子式是什么?是通过血液或者是细胞作用治疗病吗?能治什么病?

钟丹珠回答:中医是靠“望闻问切、阴阳寒热、表里虚实”诊断疾病,和西医的哲学范畴不一样,是朴素的东方抽象思维模式,加上近三千年无数的中国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形成的一套简便、价廉、有效的医学体系。我行医近30年,治疗了近20万人,有效率可以达到75%以上,这个疗效是非常可靠的。

为了让西医专家信服,他当场对两位专家进行面诊,指出泌尿科专家有左下肢骨折的病史,还进行过胆囊和阑尾切除手术,现在有血糖高和睡眠的问题;随后又指出妇科专家有家族性的高血压史,严重的胃部疾患,右侧卵巢切除手术史。

两位专家顿时目瞪口呆,因为钟丹珠说的全部正确。他们甚至怀疑这个中国医生的眼睛是X光、是CT。

虽然征服了外国专家,但要赢得老百姓的信任仍然很难,中医门诊门可罗雀。

大约过了四五天,医院财务部主管奥丽雅女士晚上睡觉落枕了,颈椎完全不能转侧,疼痛得十分厉害。她去骨科拍了CT,医生让她戴上颈托,因担心走楼梯时导致颈椎关节再次错位,还让她坐上了小轮椅。但她有非常多的重要工作需要完成,于是来找钟医生看看能不能通过按摩缓解疼痛。

钟丹珠询问了她的病史后,摸到她颈椎第三和第四小关节有微小错位,于是慢慢帮她放松肌肉,再用中医的“定位旋转牵引复位法”治疗。只听见轻微的“咔咔”两声,颈椎的疼痛就几乎消失了。

他让她活动一下颈椎,她说我们骨科专家说绝对不能动。钟丹珠说不要紧,你慢慢试试看。她就试着轻轻左右转头,发现完全没问题,也没有原来的痉挛、牵拉感,于是就从轮椅上站起来,高兴地回去了。经她的传播,顿时来了好多病人。

随后,来中医门诊的病人从每天三五人到每天六七十人。七八个月后,整个乌拉尔地区刮起了中国医学旋风,所有周边的政府官员、商业领袖、明星和各界名人都到医学中心来做治疗。钟丹珠团队还被邀请担任UGMK女篮和乌拉尔-A冰球队的医疗保健工作。

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议员、“联盟号”宇航员叶琳娜·谢罗娃(Yelena Serova)慕名来拜访钟丹珠。

2016年6月的一个深夜,钟丹珠突然接到俄方助理丹尼尔的电话,让他打开邮箱看一个病人的资料,并准备两小时后到机场。钟丹珠赶紧打开邮箱,患者是一位72岁的资深高官,有心衰、肾衰、高血压、糖尿病、肥胖,伴随严重的关节神经疼痛,已无法站立和行走。他立即让医院药师准备好银针、丹参滴丸、藏药70味珍珠丸、人参、附片、肉桂等急救中药。

两个小时后,钟丹珠带上药箱赶到了叶卡捷琳堡机场。凌晨五点登上专机,中途飞机还下降加了一次油,大概5个小时后到了位于克麦罗沃州的克麦罗沃市。这个州政府秘书长安德烈把他和助理接到一个警卫森严的医院。在这里,他看到了这个生命垂危的老人,围着一群各种肤色的医疗专家,很明显,他们已经尽力了,就看钟丹珠能不能创造奇迹。

钟丹珠通过“三部九候”把脉后,发现脉象比较平稳,认为是可以用针刺和服用中药的。这让其它专家十分吃惊,因为他们对老人的病束手无策。更重要的是,如果用药后没有效果,可能会产生一些无法预料的后果。

钟丹珠何尝不知道此事的重要性,但他更对自己医术、对中医有信心。他让其它医生做配合,开始有条不紊地治疗。几个小时后,奇迹发生了,老人的疼痛得到了有效地缓解,三天后,就可以自己缓慢行走。

这次治疗取得了非常好的疗效,克麦罗沃州阿曼州长召开会议,决定授予钟丹珠克麦罗沃州“忠诚与善良”勋章,并致函中国驻俄大使馆、四川省人民政府表示感谢!

2016年6月获俄罗斯政府颁发的“忠诚与善良”奖章

这种类似的医疗案例在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摩尔多瓦等国经常发生,钟丹珠高尚的人品和精湛的医术以及通古博今的知识迅速地在这些国家传遍开来。

短短几年,钟丹珠中医团队在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资助下在度假胜地索契开设了一所东方医疗中心,又和全俄华人总商会在圣彼得堡合作开了两所中医理疗中心,并在摩尔多瓦共和国斯塔蒂家族的支持下于首都基希讷乌市成功设立了一家东方医学中心。在全盛时期,钟丹珠医疗团队有近70名中医大夫在独联体国家从事着中医医疗保健工作。

俄罗斯官方媒体多次对钟丹珠“神奇的中医术”进行采访报道

钟丹珠的努力,让外国人彻底改变了对中医的看法。摩尔多瓦共和国前总统彼得·卢钦斯基还将与他的合影照片收入总统个人自传里。

摩尔多瓦共和国前总统(1997-2001)彼得·卢钦斯基先生赠送自传,并将与钟丹珠的合影收入个人自传中

钟丹珠在国外发扬中医技术治病救人的同时,还致力于收集整理中医典籍,先后担任中医古籍出版社《黄帝内经养生智慧集(共5册)》总主编,担任国家中医药核心期刊《光明中医》杂志编委,科学出版社《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脑瘫康复指南》副主编,参与编写人民卫生出版社《王岱针灸临床十二讲》,并拥有治疗失眠、类风湿关节炎、肿瘤三项国家发明专利。

钟丹珠还经常受邀到世界各地去讲学,并广泛收徒授艺,培养了近千名国内国外学生。“只有更多人了解中医、学习中医、运用中医,才能让中医真正名扬全世界。”。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关键词:

相关阅读